每日經濟新聞
重磅

大陸口罩寄到香港 > 重磅 > 正文

芯片短缺對汽車產業的衝擊持續蔓延 缺“芯”倒逼供應鏈自主可控

經濟日報 2021-01-18 10:12:28

____-____-__-__-vcg111309810049.thumb_head

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乘用車芯片短缺對汽車產業的衝擊持續蔓延,我國汽車生產也受到很大影響,需要多方積極應對。

作為全球新車產銷最大市場,我國已具備成熟的汽車產業鏈。芯片告急,再次凸顯了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的緊迫性和必要性,中國企業須奮力打破車用高精尖核心零部件受制於人的局面。

芯片短缺對汽車產業的衝擊,從大眾蔓延到全球更多車企。日前,福特、菲亞特克萊斯勒等車企宣佈部分工廠暫時停產,大眾、豐田、本田、日產等車企也開啓全球減產計劃。

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祕書長陳士華表示,我國乘用車芯片短缺從2020年12月份下旬開始,對2021年一季度的生產造成很大影響,有可能會對第二季度產生影響,需要多方積極應對。

汽車生產被迫“踩剎車”

1月8日,福特汽車宣佈,由於半導體芯片短缺,其位於美國肯塔基州的工廠生產線被迫停產。

“疫情影響了芯片和相關零部件的供應。”本田也啓動了減產方案,在北美地區削減思域和雅閣轎車的產量。據悉,今年3月份之前,本田可能削減數萬輛汽車的生產。

除了將美國得克薩斯裝配廠生產的全尺寸坦途皮卡減產約40%外,豐田在中國南方的合資企業,廣汽豐田一條生產線日前也傳出暫停生產的消息,該生產線主要負責凱美瑞和C-HR等車型的生產。不過截至記者發稿時,已恢復生產,但被告知產能被壓縮。

去年12月份,大眾汽車公開表示,因半導體芯片供應短缺問題,將調整在中國、北美,甚至歐洲的產量,並於今年第一季度開始執行。針對一汽—大眾成都工廠捷達車型因芯片短缺而大幅減產的消息,大眾中國稱,目前正密切關注事態發展,並在全國範圍內優化資源分配,希望在未來幾個月中能彌補這一缺口。

業內人士透露,面對無法在短期內解決的缺“芯”問題,車企不得不採取“選擇性”減產措施,即優先保證高端車型和利潤較大的暢銷車型需求。比如,大眾在華應對之策就是率先減少低價位車型的產量,優先滿足旗下高端品牌以及暢銷車型的高配款所需。

“雖然有的車企部分車型產能會造成缺口,但不是所有的車都不生產了,現在市場競品很多,消費者可以選擇其他車企類似車型。”對於國內終端市場的影響,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祕書長崔東樹認為,產量下降所帶來的影響有限,“目前國內不少車企的車型還有庫存,車企可通過調整生產計劃,儘可能減少影響,同時也可去一部分庫存”。

針對消費者擔心的漲價,他表示,這兩年中國汽車市場進入調整期,車企競爭十分激烈,價格戰不斷加劇。在主流的合資或者自主品牌市場,即使有的車企部分車型供給短期內出現不足,也不會出現明顯的終端價格上漲。否則,就沒有競爭優勢。

多重因素導致芯片供應短缺

汽車芯片大致分為三類:第一類負責算力,具體為處理器和控制器芯片,比如中控、ADAS(高級駕駛輔助系統)和自動駕駛系統,以及發動機、底盤和車身控制等;第二類負責功率轉換,用於電源和接口,比如EV用的IGBT(絕緣柵雙極型晶體管)功率芯片;第三類是傳感器,主要用於各種雷達、氣囊、胎壓檢測。

據介紹,此次芯片短缺主要分為兩種,一種是應用於ESP(電子穩定控制系統)的MCU(微控制單元)。在中國市場,一般10萬元以上的車型,特別是中高端車型都會配備ESP。它是汽車主動安全系統的一部分,能起到防側滑作用。另一種是ECU(電子控制單元)中的MCU。ECU廣泛應用於汽車各控制系統中,被喻為“行車電腦”。

中汽協表示,歐洲和東南亞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,主要芯片供應商降低產能或關停工廠的事件陸續發生,進一步加劇了芯片供需失衡,導致部分下游企業出現芯片短缺甚至斷供的風險。而中國汽車市場的復甦超預期,也進一步推動了芯片需求增長。

此外,在5G技術發展推動之下,消費電子領域對芯片的需求在快速增加,芯片產能遇到挑戰,搶佔了部分汽車芯片的產能。

更重要的是,伴隨汽車電動化、智能化、網聯化程度的不斷提高,車用芯片的單車價值持續提升,推動全球車用芯片的需求快於整車銷量增速,這也直接造成了芯片的供需失衡。“芯片對汽車越來越重要了,汽車未來會超過PC和手機,成為芯片企業最大的需求方。”北京地平線機器人技術研發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EO餘凱預計,“未來車用芯片稀缺將會是持續的。”

中國車載芯片企業需做強

作為全球新車產銷最大市場,我國已具備成熟的汽車產業鏈,但一個不容迴避的事實是,像芯片這樣的車用高精尖核心零部件,仍然掌握在外資企業手裏。此次芯片短缺,再次凸顯了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的緊迫性和必要性。

有關數據顯示,2019年,我國車用芯片進口率超90%,先進傳感器、車載網絡、三電系統、底盤電控、ADAS、自動駕駛等關鍵系統芯片過度依賴進口。其中,電動汽車中價值僅次於動力電池的IGBT,98%以上需要從國外進口,且價格是國外的1.2倍至1.8倍。

“這次芯片短缺問題也讓不少車企意識到,在供應環節不能過度依賴海外,也應該在國內尋找合適的芯片供應商,這對我們自主芯片研發廠商來説也是一次機遇。”餘凱説,由地平線設計研發的中國首款車規級AI芯片地平線征程2發佈以來,已成功簽下兩位數的量產定點車型,“去年有16萬輛汽車搭載地平線芯片交付消費者,今年將有100萬輛”。

“中國對擁有自主可控技術的車載芯片的需求,無疑是戰略性的。”清華大學汽車產業與技術戰略研究院院長趙福全表示,一方面國家要給相關企業提供切實有力的政策和資源支持;另一方面,中國車載芯片企業也不要侷限於為本土車企供貨,而應積極拓展並努力打入外資車企的供應體系,與國際頂級車企展開合作,將有助於加快提升中國車載芯片企業實力。

儘管中國芯片企業距離大規模進入全球汽車供應鏈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但動態地看,中國芯片企業參與度正在提升,其芯片業務的比例與整車業務拉平甚至反超,只是時間問題。趙福全堅信,通過多方共同努力,一定會培育出中國車載芯片強企。

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

責編 裴健如

原標題: 芯片短缺對汽車產業的衝擊持續蔓延 缺“芯”倒逼供應鏈自主可控

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0

0